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王鐸書法審美思想的崇古觀念與書法風格面貌是存在很大矛盾性的

王鐸書法審美思想的崇古觀念與書法風格面貌是存在很大矛盾性的

更新時間:2020-05-28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647

王鐸自稱其審美追求很保守,很傳統,力追晉人陰柔的情致和韻味,如今人們大多已知曉他那宣言式的自白:“予書獨宗羲獻。”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王鐸認定“二王”是其王氏家族的先祖,并引以為豪,故常在其所臨王書作品上標明“臨吾家逸少貼”和“吾家獻之”,所以他在“二王”法帖上更是投入了極大的心血和精力,以求得到其所謂先祖古典主義的“中和美”。他認為“書未宗晉,終入野道”,并再三申明:“余從事此道數十年,皆本古人,不敢妄為”,又說:“吾書學之四十年,頗有所從來”。他針對時下流行書學說:“書法貴得古人結構。

近觀學書者,動輒時流。古難今易,古深奧奇變,今嫩弱俗稚,易學故也。”他反對時人學書追隨時流而沾染“嫩弱俗稚”,提倡學“深奧奇變”的古人書。可以說,王鐸的崇古觀念是一種斬不斷的情結,充盈了其詩書文的方方面面,并且時常在其內心與古人取得精神上的神會,以此倍感快慰,“雨夜雪窗,我兩人捫虱談古,一快也,古則古,何也,以時之今為古也?惟誦古自夏、商、周、秦、漢,以韓昌黎止。六朝靡矣。總之,詩文必古弗今方可傳,不為天眼所笑”⑾。可見,崇古已作為核心觀念深深根植于王鐸的內心世界。

但是,從王鐸創作的書法作品卻可以明顯地看到,王鐸的崇古誓言卻與其真實書風大相徑庭,充滿了矛盾,與自身的精神、情感世界對立著。王鐸筆下的行草書之唐宋風范遠較魏晉風韻為多,其中米芾之影響尤深(對此,王鐸只字不提);即便是楷書,鍾繇或柳公權的影子也遠比二王更明顯,張旭、懷素跳躍奔放的線條對其影響也十分明顯。

清人梁巘《評書帖》云:“王鐸書得執筆法,學米南宮蒼老勁健,全以力勝,然體格近怪,只為名家。”⑿近人評論“其書法雖在一定程度上顯示出二王書法的成分(主要表現在結體方面),但更多地是創造性地變化了米芾的筆法、章法與墨法,并且在其書的精神風貌上與米芾可謂相近,而與二王距離較遠”。

從以上對于王鐸書法藝術風格的描述和王鐸的諸多作品中也可以感受到:第一,其并不討厭張旭、懷素等人的用筆及線條構筑方式,不僅不討厭,而且還吸取了這些人的精華,因而,從這一點上說,王鐸無疑是旭、素等人的同盟者;第二,其作品雖較祝允明、徐渭、傅山等書家嚴謹,也有明顯的借鑒前人的痕跡,但也并不是“皆本古人”、處處“頗有所從來”,而是走上的奇、怪、狂的路子,而且王鐸用筆及結體的狂放程度并不亞于高閑、張旭、懷素等人,甚至某些方面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此,前人早有明察。

“在有些地方,他的‘野道’其實比張旭、懷素走得更遠;對此此公頗無自知之明”⒁,“王覺斯是自認為直接承襲二王的,只是他之‘獨宗羲獻’,實際上是接受了唐、宋化了的晉人,所以他的作品中更多的是米南宮、顏平原、李北海、懷素等人的影響,而在空間的處理上似乎頗有旭素、黃魯直的影子在”⒂。那么,王鐸為什么口中宣稱著崇古,但在其書法實踐和風格追求上又言行不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