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山水畫 > 范迪安:于志學先生將是下一個載入美術史冊的當代巨擘

范迪安:于志學先生將是下一個載入美術史冊的當代巨擘

更新時間:2019-12-14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884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國家經濟實力顯著提升,但距離一個世界強國地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其中,要想成為一個有世界影響的強國,就必須建立起與中國大國地位相適應的文化藝術。建立起有中國精神、中國人的審美情感以及符合中國藝術發展規律的的藝術,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的時代擔當。

崛起于黑龍江的“冰雪畫派”無疑就是地道的當代中國藝術的代表之一,冰雪畫派的開派畫家于志學先生,懷著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傳統知識分子情懷,主張強化國畫的傳統文化性,力圖保證民族文化的傳統性、自強性和純真性,提出“冷逸之美”的藝術思想,并以其獨特的藝術語言和特有的表現技法,填補了中國水墨畫不能直接畫冰雪的空白,他在個人藝術思想和民族文化傳統的血緣之間,找到了自己的坐標和方位。于志學先生是名副其實的當代中國畫壇巨擎。




于志學先生潛心研究中國傳統藝術,經過多年的探索和實踐,提出了“筆墨當隨心境”的主張,他提出的“心境”觀念是中國“意境”觀念在當代的創新發展。意境作為中國傳統美學思想的重要范疇,體現在繪畫中,作品描繪時空境象,借景抒情,使情與景高度融匯后體現出一種藝術境界。

于志學先生在創作中深諳意境的奧妙,認為“境隨心生,心由天造,心境為筆墨之極”。所謂“畫為心印”就是指繪畫是通過心靈溝通的橋梁,這種溝通是以情感為紐帶,是心與心的交流。志學先生說:“心有所想,象有所應。筆墨乃隨心境需要,幻化、演變成各種不同筆墨造型,風格迥異,小者釀其為個性,大者必成其流派。”

于志學先生的心境觀念,是將客觀事物的再現與主觀思想情感高度融合,實際上就是意境的現代轉換。傳統繪畫深受中國傳統道家哲學影響,強調“知白守黑”的理念,將事物最本質的部分用最豐富的“黑”來表現,所謂“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在五行色彩中,玄色就是黑色,是深沉、靜默、超然的象征,它產生白、生命、人生,而大自然中所有能夠感受得到的就是白,它來自黑,黑是白的前提,而白是黑的基礎,二者互為基礎而存在。

志學先生在表達方式上將傳統與虛境襯托實境,虛境只是“見之言外”的意向表達,也就是傳統繪畫藝術中通過空白來表現的部分,通過具體的景象描繪出來,轉變為一種實寫的虛境。比如,傳統山水畫中的雪相對于山石來說就是次要部分,通過實寫山石來襯托雪景。

于志學先生在繼承傳統筆墨語言的基礎上,還創造性地提出了“用光創建中國畫第三審美內涵”的美學主張,將中國畫的審美內涵向前推進了一大步。“光是宇宙之神,光開萬物,萬物皆有光”,光對于萬物就像水對于水墨畫一樣重要。光賦予了冰雪無限的層次,正是由于光的穿透作用,我們才能感受到冰雪的晶瑩剔透,不同光線下冰雪呈現別樣的韻致,充分體現出冰雪的冰清玉潔的“冷逸之美”。

冰雪畫最常用的就是抽象光。通過“雪皴法、潑白法、重疊法、滴白法、排筆法、光柵法”等冰雪畫所特有的技法,通過不同筆觸的疊壓和水墨滲化,一片片層次深淺不同的筆觸,表現冰雪覆蓋的山石、樹木,在筆觸之間形成白線,這種白線是冰雪在逆光條件下的輪廓,形成了冰雪的外輪廓;這條白線在意象上給人一種逆光的感覺,正是這種抽象光更顯冰雪的獨特魅力。

光能顯現物象的形狀,光也能創造一種新的意境。志學先生通過對光的描繪,使虛境清晰起來,將虛境與實境相協調,產生一種夢境般的實在感。

于志學先生創作的《塞外回春雪》采用平視的角度,通過對遠山的模糊處理,產生一種漫天飛雪遮天蔽日的效果,而雪地中的屋舍 以及翱翔于山間的飛鳥,打破了大自然的沉寂,產生一種生命的活力與生機,這種律動來自于虛境的實寫,來自于虛境與實境的和諧統一。

《塞外風光》則以溫柔嫻靜的唯美來寫照近景的林海、中景的山溪。志學先生月光下的雪夜,宛如一位賢淑的處子,蘊含著勃勃生機。他以虛澹的筆墨表現中景的房屋與的遠景的雪野,這淡淡的筆墨蘊含著豐富的層次,畫面中冰川雪山有刺破蒼穹的剛強,林海雪原的雄渾博大,月夜下林木村莊的甜美……真正將冰雪不同的姿態及其蘊含的審美情感作為主題,給人以新的情感慰藉。

社會不斷發展進步,人的生命也不斷自我更新,唯有我們的文化根基不變,中國藝術成為維系中華民族精神家園的紐帶之一。于志學先生以他對家鄉的傳統和文化藝術深深的愛,以發展傳統藝術的使命擔當,他的冰雪畫是傳統繪畫藝術在當代的自我完善和發展,是地地道道的中國畫藝術。

他堅持藝術探索和實踐的同時,以一種藝術大愛來指導年輕學子研究藝術,使冰雪畫派不斷發展壯大,成為具有全國影響的當代藝術流派,這里凝聚著志學先生辛勤和汗水,他對發展當代中國藝術所作出的貢獻將彪炳史冊。

                                                                                      ——范迪安 (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